花间一壶酒

🌟安雷
重度洁癖,不拆不逆

ID:荼司or花间一壶酒 都ok

【只写让自己满意的文】

🔥请激情日我Lof,让我觉得我还活着⛄

【安雷】第一届难民营安雷匹克传火运动

有毒(顺便我的驾照被回收了,因为车太难吃了!(被打)

一只无法无天的哈士奇:

假装自己在一本正经的接文。
借用某盒吐槽【(和谐)你就不能是被笑翻的麽】


NInE:



⚠️安雷交往前提,同居设定,有野战,公园小树林等元素
⚠️剧情起伏波动较大,OOC严重,而且非常沙雕,请各位做好心理准备


点我激情上车


差点掐死火苗的珞歌 @一只无法无天的哈士奇 居然没有开车的安修 @日日夜夜 著名相声演员竹德纲 @安迷修 终于开起了车的牙牙 @沢甘柠檬茶 年度最佳4S店主奔驰 @本慈辞茨 一脚踩下油门的贤二 @灼伤沝 翻车未果的吉祥物盒 @盒_HAKO 无证驾驶的二爷荼司 @ニガナつかさ 老年人势力代表伯伯 @肾起价伍佰万👌 新人高速老司机二狗 @茶叶蛋


【安雷】暖冬

暖冬

※是给白白的生贺 @肾起价伍佰万👌
※是带着一点点肉的甜饼

建议搭配BGM:Empyrean

大学毕业以后,安迷修就去做甜品师了。他现在在一家下午茶餐厅工作,因性格温和,得到了不少顾客的赞美。

偶尔他会坐在钢琴前,手指灵活地按着黑白键。有次一个小姑娘问他:“哥哥你为什么要弹钢琴?”

“大概是喜欢吧。”

安迷修低下头,声音轻轻的。

=

以前他是没什么艺术细胞的,后来他认识了雷狮。雷狮擅长弹钢琴,他们俩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,常常被人问起:“安迷修你是去琴行学琴吗?”

别人大多时候都凭着第一印象以为是安迷修在修身养性,其实不然。雷狮那时候在他旁边,趁着没人的时候,低着头在他耳边念叨:“安迷修,我就这么不像个音乐家么?怎么都觉得是你在学。”

安迷修嘟囔:“谁叫你整天摆着张‘生人勿近’的脸。”

雷狮伸手扯他双颊:“我快活,你管的着吗?”直到安迷修服了软,他才松手。

安迷修揉了揉被捏痛的双颊,只觉得脸上有些热,也许是雷狮手的温度太高了吧。他想。

那时候,他们还没在一起。

=

今天是情人节,餐厅老板特意批准他早点下班,临走时还说让他顺道把垃圾带走。安迷修照做,左手拎着垃圾袋,右手拎着盒子朝外面走。

等扔完垃圾,近在咫尺的声音吸引住他了,他回过头,看到一个人在打电话。安迷修手心都是汗,他不知所措地把冻僵的手往口袋里塞,而盒子却没有地方放。他只好把注意力都放在路边的草地上——也不知是在看什么。

那个人很快就挂断了电话,嘴里嘀咕着安迷修工作的地方。安迷修更紧张了,他想:他是不是知道我在那个地方工作?他是来找我的吗……

他头脑一团乱,那个人慢悠悠往他这儿走来。“安迷修。”那人叫他。“雷狮。”安迷修叫他。

安迷修不自在地移开视线,雷狮现在已经有十足的男人味了,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很受人欢迎。很多暗恋他的女生说雷狮有着一种雅痞的帅气,也就是众所周知的“坏男人”。

雷狮很是随性地说:“……好久不见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今天餐厅放假,所以我先走了。没想到……能遇到你。”安迷修有很多话想说,他正打算开口,雷狮却问:“你盒子里装的是蛋糕吧?很浓的味道。”

“是蛋糕。”安迷修点头,“草莓味的。”

“草莓。”雷狮笑了,“你一个大男人还吃草莓味的啊,丢不丢人。”

安迷修刚想反驳,雷狮又说:“不过这也确实有你的风格。方便吗,我想去你家洗个澡。”

前男友说,想去家里洗澡。

一般来说,很多人都会选择拒绝,但安迷修不一样,他向来都不会拒绝别人。尤其是雷狮。

等候电梯的时候,雷狮在环顾四周,安迷修以为他是在找什么人,漫不经心、假装不在意地问他:“是在找恋人吗?”

雷狮好像是没听到,又或者说是不想回答他。安迷修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。两人进了电梯以后,站在了两侧,安迷修像是在躲开他,刻意选择停在他前面。

电梯到达14层的时候,雷狮拍拍他的肩,安迷修回头。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他捉弄了——雷狮在吻他。

回顾他们以往的恋爱,牵手的次数少之又少,更不用说是接吻了。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,雷狮主动的亲密接触。

雷狮瘦了,也长高了。原本安迷修和他一样高,现在雷狮却比他高。他的轮廓现在越来越令安迷修沉沦了。

自始至终安迷修没有任何回应,他忍得很辛苦,不仅是忍那种年少的冲动,还有想要质问他。他想问:为什么当初不告而别,你到底去哪里了,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,你知道我很担心你吗……

而最后到了嘴边,却是:

“雷狮,你回来了。”

=

雷狮正在浴室里洗澡,水珠顺着他的睫毛滴落在浴缸中,化出一圈圈漩涡。他盯着漩涡中央,把脸贴在冰冷的墙上。

他还记得刚回国的时候,那个所谓的大哥说:“你找安迷修?呵,他移情别恋了。”

雷狮不信安迷修是这种人,尽管一声不吭就跑是他的错,但他深知安迷修的性格,他不会在意的。

也许、大概、应该,不会在意。

在大街上他突发奇想打电话问卡米尔想吃什么口味的蛋糕,恰巧碰到了安迷修。

雷狮发现他和以前一样,没什么变化。长着一副好皮囊,却还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太对不起他的长相了。雷狮曾想:安迷修的叛逆期是什么样的?哦不对,他应该没有叛逆期。

他想了很多,走到他身边直接喊他的名字。这才是雷狮的风格,他不会蜜语甜言,也不屑于客套。

他在环顾四周,为的是看看有没有摄像头,他好偷袭安迷修一回。安迷修却问他是不是在找恋人,笑话,他雷狮像是脚踏两只船的人吗?活了二十多年,他唯一的感情史有且只有安迷修一个人。

心动的是安迷修,说出告白的是雷狮,考虑未来的是安迷修,最终离开的却是雷狮。

他有给安迷修留下简讯,但那个人没回。后来回国了,才知道是有人暗地里切断他们的联系了。雷狮很烦躁,他不是个有耐心的人。

如果再遇到安迷修,那个人忘了他,那雷狮也会选择遗忘。初期会不适应,后来也会习惯孤单一个人。不就是单身吗,老子不稀罕。

如果安迷修没有忘记他,他想对安迷修做很多事。最想做的就是十八禁的,以前很没有经验,他们两个人又同是男性,雷狮想不管是谁做被压的那个,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他东西都准备好了。

雷狮闭上眼睛,呼出一口热气。热水淋在身上,他却十分清醒。

=

安迷修等了将近一个小时,雷狮也没有出来。他有些急切,没由来地想和雷狮好好聊聊。他敲敲门,很多下,雷狮没有回应,之后他拿出备用钥匙打开浴室的门。

雷狮睡着了。

安迷修一言不发地合上门,拿出干毛巾开始擦拭他湿漉漉的头发。雷狮脸上红红的,是蒸汽熏出的效果,安迷修却觉得这样的雷狮,很动人。

想要把他吃了。

产生这样不好的念头。

=

雷狮是被安迷修吻醒的,简单来说,他是因为快要窒息了,才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安迷修撬开他牙关,舔舐他的上颌,很痒的感觉。

他的身上穿了件厚实的棉袄衫,尺寸刚好。雷狮认为这衣服一定是安迷修特意为他买的,第二天提及的时候,安迷修也是微赧着点头。

且说此刻,雷狮被他急切的动作逗笑了。他以为安迷修是不热衷于这种事情的,没想到这人和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。

他在笑什么,安迷修也能猜个大概。

安迷修拉着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心口处。他的心脏很烫,雷狮想。

后来的一切水到渠成,雷狮被进入得很甘心。他对上或下的位置没什么太大要求,也许是对安迷修失而复得,所以在安迷修说他要来之后,雷狮也没有太抵抗。

不过是真的疼。就算安迷修做足了准备,雷狮还是疼得直吸气,安迷修停在他身体里不敢动,等雷狮稍微适应一点以后,安迷修一边吻着他的耳朵、喉结。

他说:“雷狮,我很想你。”

“别婆婆妈妈的……唔!”

他说:“雷狮,那天我等了你很久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
“安迷修,我现在回家了。”

=

草莓蛋糕是他们半夜醒来以后一起吃掉的,雷狮连连称赞蛋糕的味道,还起了坏心眼,说是这个做蛋糕的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了,要是没有,他倒是乐意去撩一撩。

当然只是玩笑话,安迷修配合他:“是啊,他有男朋友了,而且你还认识。”

雷狮奇了:“我认识?”

安迷修忍笑:“你去照镜子,就能看到甜品师的男朋友了。”

雷狮明白了。明白以后把奶油抹在他脸上了。安迷修眼睛睁开一条缝,看到他耳尖发红,他想的不是自己恶作剧的成功,而是雷狮——没想到他害羞的时候,是耳朵红。

—The End—

我都十几天没法文了,还有人关注我的啊

赶在最后一天和各位说声元旦快乐!

(我真的有在存稿)

(就是进度very慢.jpg)

找到了✔

NInE:

哦。 

贤二s(・`ヘ´・;)ゞ:

抱歉说一句,可把我恶心吐了。

苏北_Bei⚡:

👌

川穹_还是要吃糖:

森总的回复,我不做任何评价。
为了清楚点我截开了。

理智对待吧……
不知道是怎么谈到这个的,但是我看出来了,森总一条一条的说,很想给大家解释清楚并让一些有些急躁的人冷静下来。森总真的很用心了……

【转扩随意,希望大家看见后……能圈地自萌】

我开心
点车梗
(我想开车)
请——

大半夜爬上来……
我想
让这篇热度过千!
因为觉得
其他文是不可能过千的(还是这个靠谱点)

【安雷】表情包车

表情包车

※全程有毒
※各种玩梗
※特别OOC

好听的BGM我们一起听

垃圾车我们一起上

意念艾特十分期待的君矣老师
(好叭,我本来是想配图的,但是后来……懒得改表情包了_(:з」∠)_)

我想发文,但我没有一篇字数够的
全都是一千五百多字
(每个写一点点就写其他文去了)
(唉,谁催我更新啊)

【安雷】

是个脑洞
梦,嗯。(R18)
我不会写的,放弃吧(哈哈哈)

雷狮接受了个任务,就是去一家大型商场调查实验品。没错,那种实验品是失败的。雷狮记得他潜伏的第三天,在收拾货物的时候,偶然听到隔壁的老板在和他女儿密谋着什么。

雷狮悄悄地离开,和组织汇报了这件事。

忘了说了,那家商场内部是个旅馆。

然后第二天雷狮看到自己的恋人过来了,十分懵逼。

雷狮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安迷修说:“我想你了。”

雷狮做任务这事,安迷修是知道的。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了,于是他也有那么点想他吧。

当天夜里,他们俩约了野战。其实一开始不想打炮的,雷狮夜里正好出来散步,于是擦枪走火。

接下来更刺激的来了。

雷狮被安迷修压在草地上,安迷修抽动时,雷狮掐着他的腰,很疼。眼角有点泛红,双腿蜷缩在一起勾着他的腰,随着他的动作在草地上起伏。

接着,雷狮听到了不远处的老板走来这里的声音。MMP,当时赶快捂住了嘴,不让自己叫出来。关键是安迷修还特别气人,操/得越来越厉害。

一边日一边说:“雷狮你好紧啊……别忍了,我喜欢听你的声音,叫出来。”

他的声线是那种特别好听的,染上情欲时有股沙哑的感觉。

雷狮咬着手背摇头,另一只手环着他的脖子。恋人轻笑了一声,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,一只手摸上他的性器顶端,堵住了。

“他们派来了特工检查,得看下最近的员工里有哪些人是……”

老板走到了他们不远处,因为有灌木丛挡着,所以他看不到他们。

天知道雷狮当时有多么紧张,生怕自己的行踪暴露,前功尽弃,用力掐着他的后颈用眼神示意他。安迷修射了以后,他浑身酸软,被安迷修抱着往森林深处走去。
画面一转,他们俩掉进了实验体窝里。

实验体是带有黏糊液体的触手,把雷狮扒光后想要侵犯他。安迷修突然放了把火,把雷狮抱起来,在他耳边说:“我不该骗你的。”

火势很大,引起了老板等人的注意力。

雷狮穿着安迷修的衣服,和他偷偷地离开了。

清晨,他们醒了。

太子是第二批来旅馆住的,可怕的是,商场不见了。只有一片废墟。

雷狮越想越头皮发麻。

梦的最后,是雷狮走出大门,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废墟——深渊,黑不见底。

安迷修顺着他的方向看去:“怎么了?”

他并没有看到那片漆黑。

And:
细思恐极
我后来分析了下
发现
这是安黑化的节奏啊
好可惜,没有继续做梦下去了
不然能看到黑安X雷了